首頁房產健康金融汽車攝影教育生活資訊商企法律社區博客微博游戲家裝數字報專題旅行招聘投稿活動
臥底調查證書培訓騙局:花錢免考保過 全網可查
2019-07-01 11:24  來源:新京報  
1
聽新聞

證書培訓騙局:花錢免考保過 全網可查

新京報記者臥底調查發現,北京英利好學教育公司夸大考試難度,讓學員花錢買證一天營收幾十萬

5月底,新京報記者臥底北京英利好學教育公司發現,該公司精心設計話術,故意夸大考試難度,一步步將學員推入花錢買證的陷阱。直到公司聲稱的三個月拿證期滿,苦等證書的學員們才發現自己上當了。

國家語言工作委員會應用管理司的一位工作人員表示,普通話測試沒有“免試免考”項目,建議考生選擇正規渠道報名考試。有律師表示,涉事公司已涉嫌信息詐騙,學員可以向公安機關報案。

技能證書,是很多人必不可少的求職硬件。近期,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北京英利好學教育公司以免考保過拿到技能證書的名義,收取學員數千元的“運作費”后,再將學員拉黑。

據悉,公司內設三個銷售戰隊彼此競爭,業績最高的戰隊一天營收20多萬。

“免考保過”被騙了2380元

今年2月份,已經通過教師資格證筆試的林靜(化名)發現,想要順利拿到教師資格證,自己還需要考取國家普通話二乙及以上的證書。

在百度輸入“普通話證書”“普通話考試”等關鍵詞后,林靜隨機咨詢了一家名為“北京英利好學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培訓機構。

公司一位自稱報考中心“指導老師”首先詢問了她平時是否做過前后鼻音、平翹舌的語言練習,在得到否定的答復后,這位“指導老師”隨即表示,今年普通話考試的難度加大了,考試中稍不注意就會被嚴格扣分,很多語言表達流利的學員就卡在了這上。

聽到這種提醒,林靜頓時對這位“老師”增加了幾分好感。對方又告訴她,糾正發音是一個緩慢的過程,以她目前的水平,至少需要半年到一年的時間才能“勉強過關”。

但林靜已經沒有那么多的時間。

“沒關系,如果你想快點拿到證書,也可以參加我們的免學免考保過班。”對方在微信中說。“我們有跟院校合作的內部渠道,不需要參加考試,你提交材料和和費用就能拿到需要等級的證書”。

根據我國《普通話水平測試管理規定》規定,普通話水平等級分為三級六等,即一、二、三級,每個級別再分出甲乙兩個等次;一級甲等為最高,三級乙等為最低。除了一級甲等的測試需要到國家語委測試中心考試外,其他等級的考試由各省、直轄市組織。測試等級證書由國家語言文字工作部門統一印制,由省級語言文字工作辦事機構編號并加蓋印章后頒發。

這位“指導老師”還稱,成績真實有效,全國通用,暢言網、語言文字網、全國普通話信息測試網都可查詢得到,費用2380元。

在不斷的誘惑下,林靜決定試一試這種“免考保過”。

直到對方承諾的三個月下證期滿,林靜始終沒有收到任何證書,再次聯系“指導老師”才發現,自己已經被拉黑了。

還有的學員雖然沒有按時收到證書,但公司給出的說法是,“這批證書在辦理時出現的問題,正在花錢疏通,需要再等一個月”。一個月之后,沒有收到任何回音的學員才發現自己上當了。

實際上,北京英利教育公司早就被人投訴過。記者粗略統計,這種投訴至少有上百起。但無一例外的是,沒有人拿回過自己的“培訓費”。

“老師”層層誘導話術截殺

實際上,每個來咨詢的學員,都會被告知普通話考試難度加大,自己練習要花很長時間。這是公司早就設計好的話術。

5月底,記者以“銷售員”的身份成功應聘到這家公司,成為一名線上“指導老師”。正式上崗之前,公司要對新員工培訓兩到三天,培訓的主要內容就是一份三頁紙的話術。

這份話術共分為三個部分,首先是對學員“探需”。通過簡單的詢問,了解對方報考的原因,考過幾次以及想要達到的等級。

在摸清這些問題之后,通過描述考試難度和聯系時長,開始“增恐”,突出報考的緊迫性。最后根據學員心理需求“引導截殺”。

“一開始推銷不要跳流程,按照我們的話術一步步來,走完流程,對方還不下單的可能性很小。”一位銷售主管告訴記者。

但并不是所有的普通話等級證書都可以辦。“二級乙等2380元,二級甲等2580元,新疆地區5500元。”主管介紹說。

為什么新疆的價格貴一倍?主管稱運作成本更高。每成交一單,“指導老師”可以拿到100元。“只要好好做,月入過萬很輕松”。

公司將銷售團隊共分為三個戰隊,每天都進行業績評比。在公示板上,記者看到,最高的戰隊有一天營收達到210290元,旁邊還釘了一張寫著“NO.1”的五角星。“我們主要針對南方地區。”銷售主管告訴記者。

工商登記資料顯示,北京英利好學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注冊資本50萬,法人代表張可欣,公司經營范圍涉及教育咨詢、技術推廣等,唯一提到的技術培訓項目是計算機,但標注“不得面向全國招生”。

投訴信息成“同行打擊報復”

李峰(化名)入職北京英利好學教育公司一個多月,但成交單還在個位數。

“我來這么久,從來沒有見過公司寄出過一張普通話等級證書。總覺得是在騙人。”李峰說。“有時候我把報名鏈接直接給學員,讓他們自己報名,但還有學員不知道怎么報名。”

5月20日,因為一單都沒有,李峰被迫加班到晚上9點。

所有的學員信息都來自網絡咨詢。“公司在百度投放的有廣告。”銷售主管介紹說。公司搜集到學員的微信或者手機號碼后,再將這些信息分發給每個銷售成員,由他們完成“探需”“增恐”以及最后“截殺”。

有著同樣顧慮的還有李萍。參加公司話術培訓時,她發現如果正常走報考流程,兩三個月就可以拿到普通話等級證書,但公司的統一口徑是,至少半年。

培訓空隙,她趁機搜了一下公司的網頁信息,得到的是鋪天蓋地的投訴。

入職第二天,李萍辭職了。她的結論是“這家公司不正規”。

對于這些投訴,公司也有應對的策略。“你們可以說這些都是同行的打擊報復,因為我們拿證的渠道穩定,價格公道,難免有人看不慣。盡量突出公司的實力。”在話術培訓中,銷售主管告訴大家。

除了普通話等級證書,公司還可以免試保過園長證、育員證以及計算機二級等證書,價格均在3000元以上。主管告訴林峰,如果在探需環節發現學員有這方面的需求,也可以給他們推,但要注意別說串了。

除了錢拿不回來,有些人因此錯過了珍貴的報考時機。臥底期間,記者在一個“指導老師”的手機上看到,一位被拉黑微信的學員,通過添加申請怒罵道,“你們這群騙子,給我錯誤的指導,害我錯過了正式報考時間。”

國家語言工作委員會應用管理司的一位工作人員表示,普通話測試沒有“免試免考”項目,建議考生選擇正規渠道報名考試。

廣東中安律師事務所合伙人潘翔律師表示,涉事公司以非法占有為目的,虛構事實、掩蓋真相,謊稱學員花錢就可以買證,騙取學員錢款,涉嫌詐騙罪。這種以網絡、電信作工具,用事前準備好的劇本欺騙學員一步步上當被騙的作案手法是典型的非接觸性詐騙,也就是信息詐騙。學員可以向公安機關報案,通過公安機關破案和追贓挽損。買賣國家機關證件也是違法行為,購買的一方也會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本版采寫、攝影/新京報記者 王飛翔 實習生 陳美竹

責編:許珊珊
版權聲明
      宿遷報業傳媒集團旗下媒體宿遷日報、宿遷晚報、 宿遷網所發表之文章與圖片,受《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的保護,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部分網站的侵權行為,如擅自轉載、更改消息來源以及抄襲等,宿遷報業傳媒集團及其旗下媒體已經委托有關部門收集相關證據。 本站部分資源來自網絡,如有侵犯您的版權及其他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核實情況后進行相關刪除!
拉呱社區
中世纪特权APP下载